第八十八章 宴先生,咱們回家吧。

。”“哦……”蘇顏拉長了的尾音,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時聿有些不自在的別過臉,不過下一秒還是轉過頭來:“恩。”算是認可了安錦瑜的話。蘇顏忍不住笑了起來。看來前兩天在度假山莊,兩個的關係也算進展的比較良好了。安錦瑜作為她在宴氏裏為數不多的能說的上話的人,自然也早就知道了安錦瑜和時聿之間的故事。現在看著安錦瑜也快算是守得雲開見月明,她作為朋友當然開心。倒是宴南城看了看蘇顏笑的那模樣,心裏有些無奈。這丫頭...裴家的生意都在國外,所以裴易的爸爸媽媽都在國外。

以至於現在裴易出了這樣的車禍,也隻有餘俏俏在身邊照顧著。

回到病房。

餘俏俏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。

剛才蘇顏說的話,已經提醒的很明顯了。

“俏俏。”裴易見著她,眸子亮了三分。他的臉倒是沒什麽問題,隻是腰折了。得好好休養,現在連動都動不了。

餘俏俏收回思緒,看向他:“現在想吃點什麽嗎?”

裴易眸子裏閃過一抹暗光,輕聲開口:“你不在的時候,想你。你來了,想吃你……”

餘俏俏毫不猶豫的給了他一個白眼,要是換做平時她肯定好好的懟幾句。

可現在……卻是真的不想說什麽。

既有感動,也有震驚。

感動裴易對她的深情,這個時候竟還有閑心開玩笑來逗她開心。又震驚於宴歡歡的心狠手辣,竟然想撞她!

當時的車速,就算不死,那也得半殘。

好狠的心。

“怎麽了?”裴易皺眉,關切的看著餘俏俏:“你不是去看咱們的幹兒子嗎?怎麽悶悶不樂的?”

難道,宴南城給俏俏受氣了?

“沒事。”餘俏俏勉強扯開一抹笑容:“是啊,我去看幹兒子了。”她心不在焉的,甚至都沒挺清楚裴易說的‘咱們’。

裴易心裏有些開心,沒拒絕,那可不就是預設了嘛。

“怎麽樣?”

裴易接著詢問:“長的像誰?大哥還是嫂子?”說完又自顧自的嘟囔著:“不過不管像誰都好看!以後啊,咱們的孩子肯定也是這麽好看!”

這一點,他十分肯定。

餘俏俏這纔回過神,毫不吝嗇的給了他一個白眼:“誰要和你生孩子啊!”

“當然是你啊。”裴易說的理所當然:“我可是聽護士說了,當時某人還自稱,是我的未婚妻呢。”

未婚妻……

那可不就是準備嫁給他了嘛。

餘俏俏羞紅了臉,瞪了一眼裴易:“你可不要太過分!”竟然用這樣的話來打趣她!

可裴易卻隻從她的臉上看到嬌羞,頓時臉上的表情更燦爛了一些。

可剛想笑,就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。

餘俏俏頓時有些慌了,急忙看向裴易:“怎麽了?是不是哪裏不舒服?”

裴易的眸子裏閃過一抹晦澀:“恩,腰疼……”

第三天蘇顏就可以回家了。

這天也正是宴歡歡出院的日子,而裴易則還要繼續住下去。

蘇顏沒想到剛下樓就見到宴歡歡站在樓下,看見她眼裏也閃過經過驚訝。但下一秒就轉過了頭,當做沒看到蘇顏。

蘇顏心裏還來氣呢。

瞪了宴歡歡一眼:“真沒想到,你居然還有臉站在這裏。”就算宴南城不追究,她也肯定會追究的。

那可是蓄意謀殺了!

她可不願意悄悄出什麽事。

宴歡歡這幾天的院住的也是氣的很,本來就看蘇顏不順眼,更沒想到蘇顏還會主動用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。

頓時那可就不得了了。

“蘇顏,你再說一次!”信不信她就直接打了!

md,心煩著呢。

蘇顏絲毫不懼:“怎麽?你真以為你做的那些事沒人會發現?整個毓秀苑都被監控覆蓋,你做的一切,監控已經清楚的記錄下來了。”

蘇顏的聲音裏全是嘲諷。

宴歡歡的麵色變了:“你別胡說!我做什麽了!”她隻不過,是恰好從那裏過路而已。

就是這樣!

“嗬嗬……”蘇顏冷笑一聲,這人的臉皮……還真是厚到家了:“你做了什麽你自己心裏清楚,也不用我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說出來吧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宴歡歡倒是鬆了一口氣。

既然蘇顏都不敢在這麽多年的麵前說出來,要麽蘇顏是在乍她,要麽……大哥把這件事攔下了。

也是。

她大哥可是宴南城。

就算心裏埋怨她,但到關鍵的時刻,絕對會護著她。

她索性不再怕。

對著蘇顏昂了昂頭:“就算是那又怎樣?我大哥在,你還敢做什麽不成?”要是真的惹怒了大哥,她保證蘇顏會被掃地出門!

蘇顏是真的笑了。

她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麽愚蠢這麽奇葩的人。

如果說當初的她是單純,那宴歡歡……就是真的蠢。

“你以為,你大哥會護著你?”她反問,看著宴歡歡的眸子裏全是諷刺:“宴歡歡,你該慶幸,俏俏沒出事。否則……那後果你不想見到的。”

否則,就算是拚上這條命,她也要讓宴歡歡得到應有的懲罰。

就像……那個針對爸爸的人一樣。

餘俏俏對她來說,和爸爸媽媽一樣,一樣是家人,一樣……不可取代。

蘇顏的眼神真的有些恐怖,宴歡歡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。可下一秒才覺得,這樣的行為未免太慫了。

緊接著又上前一步:“哼。”

正在這個時候,宴南城邁著步子從一邊走來。

他剛纔去辦出院手續了。

至於安安,已經被月嫂抱著上了車了,而蘇顏是執意要在這裏等著他的。

“顏顏。”

宴南城低沉的聲音傳來,語氣裏的寵溺叫人心頭一暖,蘇顏心裏的怒氣都少了許多。

轉過眸子剛要開口,宴歡歡的速度更快:“大哥!”說著,還帶著委屈的神色。

宴南城皺了下眉:“怎麽?”

小的時候他還覺得這個妹妹很可愛,可宴歡歡真是越長大越沒分寸和底線了。好好的一個人,都被養成什麽樣兒了。

“大哥,我真的……隻是恰好路過。”想到剛才蘇顏說的監控問題,她的話說的有些沒底氣。

但她總不能直接說吧……

所以,她還是決定這麽說。

大哥肯定不會揭穿她的。

即便,隻是因為他們都姓宴。

宴南城抿著唇,沒說話。但看著宴歡歡的眼神愈發的涼了幾分:“你不用解釋,我都知道。”

都知道?

宴歡歡的心一跳,頓時更加慌張。

“大哥,你……你不相信我嗎?”如果大哥真的知道,那裴易呢?

裴易也會知道嗎?

那她在裴易的心裏……豈不是即將成為一個惡毒的女人?

想到這裏,宴歡歡就覺得不寒而栗。

宴南城已經收回視線,攬住身邊的蘇顏,淡淡的出聲:“比起你的話,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”

所有的一切答案,都可以在監控裏麵找到。

這話……這眼神……

宴歡歡是真的慌了。

也顧不得再和宴南城說什麽,轉身就朝著樓上走去。這幾天就算她已經可以下床了,但卻也不敢去見裴易。

要是裴易也知道的話……那以後,她還怎麽麵對裴易?

不行!

她要去問清楚。

看著她的背影,蘇顏的眸子裏閃過一抹諷刺,咎由自取。下一秒卻是轉眸看向身邊的男人,語氣帶了幾分輕佻:“宴先生,你不會心疼吧?”

宴南城一愣,呆呆的反問:“心疼什麽?”

蘇顏挑眉。

心情好了許多。

“肇事者可畢竟是你的妹妹。”蘇顏一邊往外走,一邊解釋著她剛才的問題。

宴南城頓時哭笑不得:“在宴太太的心裏,宴先生就像是那樣是非不分的人嗎?”

蘇顏的眸子轉了轉,忙帶著幾分小討好的開口:“當然不是!我們家宴先生那可是最大公無私的!”

宴南城的神色這纔多了幾分滿意,看著她那狡黠的模樣,伸出手颳了刮她的鼻子:“傻丫頭。”

本來,他還追究宴歡歡的。

要不是看了那視訊,隻怕蘇顏也不會氣的動了胎氣,在這個時候就生了!可這件事……他還是決定交給裴易和餘俏俏來處理。

當然,這是在蘇顏沒事的情況下。

但凡蘇顏出現一丁點兒危險,他絕對……會親手將宴歡歡送進監獄。

他的人,不允許任何人欺負。

就算那人是他的妹妹。

蘇顏也知道,宴南城已經把證據都拿給裴易和餘俏俏了,所以這會兒也沒說什麽。隻拉了拉他的衣袖:“那麽,宴先生,我們回家吧。”

她還得乖乖在家坐月子呢。

因為不能見風,所以車都開到了醫院門口,分明不遠的路已經被兩人走了這麽久了。再磨蹭下去,她怕保安要出來趕車了……

宴南城眸子裏閃過一抹笑意,順手抓起她的手。大步朝著外麵走去……

裴易蘇醒之後就已經轉到了普通病房,宴歡歡早就把病房打聽清楚了,隻不過一直沒敢去而已。

宴歡歡一路直奔到裴易的病房外,可原本急促的腳步此時卻硬生生的停住了。她心裏既期待,又擔心。

擔心……裴易真的知道了怎麽辦?

在裴易的心裏,她就會是一個壞女人了。

可當時,她……她隻是太憤怒了。

甚至連憤怒的連理智都沒了,所以才會不管不顧的做出那樣的事……如果早知道,早知道受傷的人會是裴易。

她怎麽都不會去做的。

“你來這裏做什麽!”正在這個時候,身後傳來一道冷冷的聲音。

宴歡歡轉過身,隻見餘俏俏正站在走廊裏,手裏還拎著保溫桶。看樣子,是給裴易準備晚飯去了。

餘俏俏的眼神嘲諷裏帶著冷意:“沒事的話,宴小姐還是走的好,這裏可容不下宴小姐這尊大神。”“宴歡歡抽噎著開口:”若藍姐姐,今天……“今天裴易居然在那樣的場合,用那樣的方式……殘忍的拒絕了她。”裴易說,他喜歡餘俏俏!“宴歡歡是真的十分生氣,並且還不能理解。為什麽?她不夠好嗎?餘俏俏那妖精的樣子,一看就知道是個朝三暮四的女人。可她呢?一心一意隻喜歡裴易一個人,最後卻還要麵臨這樣的結局。莊若藍關切的看著宴歡歡:”不會吧……“”他親口跟我說的。“宴歡歡開口:”他說了,一點都不喜歡我,隻喜歡餘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