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算計蘇家的人,是宴南城?

定了,抬眸看向麵前的男人。深邃的眼眸中閃爍著點點的柔情,原本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的麵部線條因為溫柔的神情柔和了不少。薄唇微勾,劃出一道好看的弧度。簡直是直擊心靈的盛世美顏啊.......蘇顏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想法,隨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。為什麽宴南城看自己的眼神這麽肉麻?“謝謝。”蘇顏抽了抽嘴角,開口說道。宴南城收回眼神,又變成一絲不苟的模樣,“你知道這家公司的副總裁是誰嗎?”“許釗陽!”蘇顏下意識回答道...早上溫度帶著些許涼意,並不太熱。

宴南城坐在車裏,手指輕搭著窗框,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,不時抬頭看眼窗外,表情冷淡。

不一會兒,掃了眼手腕,精緻昂貴的腕錶指標溜著圈兒,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。

他英挺的眉微擰,點燃根煙,深深吸了一口,手指伸出窗外彈了下煙灰。

突然,一陣腳步聲從車後麵傳來。

高跟鞋落在水泥路麵上的聲音很清脆,急促的,有點俏皮,噠噠噠直響。

宴南城從後視鏡中看過去,幽深的眸微眯,唇角突然牽起了點笑意。

急步走來的年輕女孩身材纖瘦,穿了件淺色連衣裙,裙擺及膝,露出底下纖細勻稱的兩截細腿,白的晃眼。

她容貌精緻,巴掌大的小臉上因為急促跑動染上了點點緋紅,雙眼亮晶晶的,一眼看過去,讓人驚豔非常。

宴南城心想,窺視了這麽久,這小姑娘終於要是他的了。

唇角的弧度一直沒落下來。

於是,等蘇顏走到車前,對上的便是宴南城罕見柔和了幾分的麵容。

她眨了眨眼,有點驚悚,總是繃著一張臉的人突然笑起來,讓她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怎麽辦?

“這麽早呀?”她緩了口氣,試探著彎了彎唇。

“不早了。”宴南城看了眼腕錶,回了句,“現在去民政局,時間剛剛好。”

又問:“戶口本帶了嗎?”

“啊?哦帶了。”蘇顏莫名有點臉紅,麵上強撐著鎮定答了聲,之後沒再多說,開門上了車。

車子緩緩啟動。

蘇顏沒想到,會在小區門口遇見許釗陽。

那人仍然是一身白襯衫加西裝褲,與宴南城冷硬淩厲的氣質不同,許釗陽嘴角慣常噙著笑,很有一種溫潤君子的感覺。

當然,見多識廣的老祖宗也專門為這種人創造了另外一個詞。

——衣冠禽獸。

他伸手,攔下車子,敲了敲車窗,“蘇顏,我知道你在裏麵,下車,我有事要和你說。”

他音色溫潤,用的卻是命令的口氣。

駕駛座上,宴南城眸光驟冷,卻沒有隨便開口。

他希望蘇顏能有勇氣處理好這件事,所以明知許釗陽在這裏也沒有選擇避開。

也因此,堅決不肯承認自己對於兩個人的曾經莫名介懷的宴.小心眼.總裁,渾身散發著冷氣,默默容忍著前情敵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悠。

許久沒動靜,許釗陽擰眉,重複道:“蘇顏,下車!”

嗬。

車內,蘇顏突然冷笑了下。

這理所當然的語氣……

她開啟車門,走到許釗陽麵前。

“啪!”

很快,寂靜的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道清脆響亮的巴掌聲。

“你竟然敢打我?!”

猝不及防被甩了個巴掌的許釗陽震驚太過,很久纔回神,滿眼不可置信的盯著麵前的人。

臉上火辣辣的疼提醒著他剛才發生了什麽事。

他怎麽也不敢相信,印象裏一向柔軟乖順到讓他乏味的蘇顏竟然敢對他動手。

“我為什麽不敢打你?”

蘇顏冷笑,揉了揉發疼的手腕,眸光淩厲的落在他臉上,“這一巴掌,是為我曾經眼瞎看上你討回的一點補償。”

她話未說完,又上前一步,舉起手。

許釗陽製住她手腕,麵色陰沉的厲害,“別太過分,蘇顏!”

“罵我之前,先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麽樣子,你還不是迫不及待的找了個野男人?”

他眼神鄙夷,上上下下打量了蘇顏一遍,旋即低頭,湊到她耳邊,惡意滿滿的道:“怎麽樣?宴南城能不能滿足你?”

“啪!”

又是一聲清脆響亮的耳光聲。

力道之大,打的許釗陽偏了偏頭。

很快,左右兩側的臉上紅腫浮現,多了兩個對稱的巴掌印。

蘇顏氣的雙眼通紅,用沒被製住的左手又狠狠甩了他一巴掌,順便掙開了他的鉗製。

“這一下,是為我爸爸曾經對你的信任和看重。”

許釗陽狼狽的模樣讓蘇顏心裏有些解氣,又有些莫名的難受,可對上他陰鷙的眼神後,她不甘示弱的抬起頭,眼神睥睨的看著他。

“現在,你可以說說找我有什麽事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許釗陽牙根緊咬,心底怒意沸騰,卻不知道想到了什麽,讓他深吸口氣,暫時克製了下來。

“蘇顏,我知道你在怨我,但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糟蹋自己。”

他閉上眼,再睜開時眼底居然多了點深情款款,“之前雲升那種情況,我離開也是迫不得已的選擇,你應該體諒才對。”

“你不是想知道算計蘇家,害你父親跳樓自殺的人是誰嗎?我告訴你,是——”

他對上蘇顏陡然瞪大的眼,薄唇微啟,緩緩吐出了幾個字。

“是宴南城。”

“他早就看上了雲升地產,是他故意讓人製造了意外事故,然後用輿論對付雲升,進而想要順利的將其收購。”

頓了下,他痛心疾首的看著蘇顏,“現在,你竟然幫宴南城達到了目的,你對得起你死去的父親嗎?”

蘇顏久久不能言語。

好半晌,才聽她艱澀的聲音道:“有證據嗎?”

許釗陽點頭,“有。”之後,掏出一個U盤。

蘇顏伸手接過的瞬間,他眸光一閃,想要將人扯進懷裏。

斜裏卻突然伸出一隻手,攔下他的動作,並將人撈到了自己懷裏。

與此同時,許釗陽耳邊突然有滿含怒意的聲音響起:“手腳放幹淨點。”

“不然,我不介意幫你剁掉。”

迎著宴南城冷沉的視線,許釗陽勉強牽起嘴角,低低喊了聲,“堂哥。”

宴南城居高臨下睨了他一眼,神色淡淡的彷彿沒把人放在眼中。

又是這種眼神。

好像他是一堆垃圾似的,看一眼都覺得嫌惡。

許釗陽低下頭,臉色有瞬間的扭曲,可他卻不敢和宴南城正麵杠上,隻好深吸一口氣,道:“沒想到你也在這兒,我找顏顏有事要談。”

宴南城神色冷厲,“叫嫂子。”

許釗陽一愣,旋即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,“她是我未婚妻……”“那又怎樣?”蘇顏反問,眼神冷冷的看著許釗陽:“我也樂意。”“你……”許釗陽一滯,氣的不輕。可蘇顏偏偏就是我行我素的模樣,更讓他氣不打一處來:“顏顏,我說這些都是為了你好,不想你被別人玩弄了。”玩弄?蘇顏臉上的表情更是諷刺。“許釗陽你再說一次!”餘俏俏那個暴脾氣可就忍不了了,什麽叫玩弄?難道當初和他許釗陽在一起的那兩年,纔是真感情?笑話!許釗陽當真被嚇了一跳,往後退了退。蘇顏看著許釗陽:“知道的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