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說不出話

了下眉,她當然知道她已經結婚了,可是……這和宴南城莫名其妙的生氣,有什麽關係呢?“你知道,你還容許別的男人碰你?”宴南城黑著臉,明知故犯,罪加一等!這個該死的女人……蘇顏眨眨眼,一臉的疑惑:“誰碰我了。”“你說呢。”宴南城將她禁錮在身下,眼神裏透著危險。眼裏似有熊熊的火光,能將她燒盡一般……莫名其妙。“徐宗梓。”宴南城可以說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的了,順手還將一摞照片扔到蘇顏的身邊。那照片卻正好是今天...得!

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,宴海川是真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。

隻能歎了一口氣,轉身就走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宴政纔是真的歎了一口氣。宴南城的奶奶走的早,當初他為了忙生意上的事。疏忽了對兒子的管教,才把宴海川教成了這個樣子!

他看向站在不遠處的林滿,低聲道:“老二……比他大哥差遠了。”不僅自己差,教出來的宴歡歡也是……

林滿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,畢竟……他一向不會說違心的話。

思索了許久,才低聲道:“南城少爺總是好的。”老爺對南城少爺一向都是很滿意的,而南城少爺從小樣樣兒都是第一。

一直也很給老爺爭光。

提到宴南城,宴政臉上的笑容纔多了幾分,但也不過是一瞬間,臉色就又沉了下去:“就是不聽話!”除了娶了個他不滿意的媳婦,那纔是處處都好。

林滿笑了下,沒說話。

其實,蘇小姐也挺好的。

“對了,那個……安安的照片,你拿來給我瞧瞧。”宴政假意咳嗽一聲,語氣裏帶著幾分別扭。

林滿心裏覺得好笑,可麵兒上卻是不敢表現出來,連忙點了頭:“是。”說著,就從身上取出手機。

安安小少爺的照片,他自然早就準備了,就等宴政開口呢。

宴政瞪了他一眼,這才認真看起照片來。

一向不苟言笑的臉上頓時笑開了來:“這小家夥,跟他爹小時候一樣!”他看著,眼睛都彎了起來。

林滿忙道:“是呢。”

又才將那天的趣事說了出來……

宴海川離開宴宅,剛上車,電話就響起了。

是許釗陽。

“爸!”許釗陽的聲音裏帶著關心:“聽說妹妹出事了,沒事兒吧。”

宴海川有些頭疼:“我先處理這件事,你爺爺那個人你也知道,死板固執的很,等我先去找宴南城。”

他倒要好好問問宴南城,這是怎麽回事。

歡歡,可是宴南城唯一的妹妹。

“好。”許釗陽點頭:“要我跟您一起去嗎?”

一起去?

宴海川直接拒絕了他:“不用了。”

笑話,許釗陽和蘇顏的關係誰不知道?而他也是看著宴南城對蘇顏寵愛至極的模樣,要是讓許釗陽也跟著一起去,隻怕會有反作用吧。

許釗陽結束通話電話,臉色如同鍋底一般,黑到極致。

最近公司已經差不多隻剩下一個空架子了,而莊家那邊更是連他的電話都不接了。他看過幾次,莊若藍最近上下班都有人接送,被人保護的嚴嚴實實的。

他什麽都做不了。

本來還想找宴海川想想辦法呢,卻沒想到還出了這檔子事兒。現在宴海川隻怕都急的上火了,哪裏還能為他做什麽?

想到這裏,索性把辦公桌上的東西全掃到了地下。

“賤人!”

“都是賤人!”

毓秀苑。

宴南城下班吃了飯,和蘇顏一起看了一會兒睡的正香的安安,這才領著蘇顏一起回了臥室。

軟玉溫香抱了滿懷,卻什麽都不能做,對宴南城來說無疑是以個酷刑了。

偏偏蘇顏此時還在一邊笑的燦爛,頗有些恃寵而驕的味道。宴南城更是牙癢癢,偏偏又無可奈何。

隻能放下狠話:“那你可要給我等著。”且等一個月後,看他怎麽收拾她!

蘇顏被這樣的眼神嚇了一跳,忙退後一步。確定她是安全的,這才道:“別鬧了。”語氣帶著幾分嬌嗔。

宴南城的眼神愈發幽暗了幾分,這女人,可能不知道現在她有多誘人……

或許是因為生了孩子的關係,蘇顏的渾身都散發著一股柔軟的氣息,微微一笑似乎都比之前要溫和了許多。

如果說之前是帶了幾分刺的少女,那現在……這玫瑰還染上了幾分風情。

“先生,有客人。”門外傳來林姐的聲音。

宴南城收回視線,轉身朝著外麵走去。至於蘇顏,選擇躺著或是出去,都隨她……

“南城啊。”他剛出門,就聽到熟悉的聲音。微微愣了愣,大步走過去:“二叔。”他還真沒想到,來的人會是宴海川。

宴海川也很震驚。

這房子,寬敞明亮,一點都不像是宴南城那冷冰冰的性格。而且那些小細節的設計,都像是小女生會喜歡的。

宴南城一向喜歡安靜,可此時家裏還有月嫂,保姆……甚至還有嬰兒的的啼哭……

可見,宴南城對蘇顏是真的上了心了。

否則,怎麽可能會有這麽大的改變?

“南城啊,聽說蘇顏生了,我這個做爺爺的特地來看看。”宴海川笑著,將手裏的卡放在茶幾上:“這是給我大孫子的見麵禮。”

爺爺?

大孫子?

提到這兩個詞,宴南城的心情就很不好。

畢竟……宴海川可是許釗陽的親爹。

現在來說這樣的話,宴南城的眸子冷了冷,直接拒絕:“二叔客氣了,見麵禮就不用了。”看他的意思,絲毫沒有準備收的意思。

宴海川頓了頓,有些尷尬。

片刻才道:“這有什麽?”

宴南城沒說話,喝了一口水。

宴海川的眼裏閃過一抹無奈,這才開口:“對了,南城,歡歡的事,你知道嗎?”

“知道。”

宴南城點頭。

兩個字,使得宴海川的心涼了下去,他本就猜這件事情和宴南城脫不了關係,卻沒想到還真是宴南城首肯的。

當時他就該想到的,這件事要是沒宴南城首肯,怎麽可能會鬧到宴政那裏去!

他的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,看著眼前坐著的神色從容的男人,心裏就算已經一肚子的火氣,可現在卻也隻能憋著:“南城啊,歡歡她,可是你唯一的妹妹。”

也是宴家唯一的姑娘,這一輩兒的小公主。

真進去了……可不僅僅是宴歡歡的名聲,還有宴家這麽多年在濱海市的威望!

這可是不劃算的買賣。

“我知道。”宴南城點頭,表示知曉:“但這件事,本來就是她做錯了。”

這……

宴海川一時語噎,想和宴南城說什麽,可看著他那一臉認真的表情似乎也不會聽的下去。他隻能道:“你就忍心……這麽毀了你妹妹?”

現在,一切都還來得及。

但再往後,卻是說不準了。

宴南城皺了眉,對宴海川這樣的話卻很不屑。什麽叫他毀了宴歡歡?這一切,不都是咎由自取嗎?

宴南城微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人:“不是我毀的。”能毀掉她的,隻有她自己。

宴海川氣的不行,可他更知道,唯一能改變老爺子想法的,就隻有宴南城一個人。所以現在隻能服軟:“南城,你妹妹年紀還小,我相信她下一次絕對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。”

“你畢竟是她的哥哥,就幫她這一次吧。”宴海川低聲開口。

現在宴老爺子都已經點頭的事,他是做不了什麽了,唯一能寄希望的,就是宴南城能開口改變宴政的心意。否則……隻怕宴歡歡這一次真的是。

雖然未遂,但已經涉嫌謀殺。

“二叔太看的起我了。”宴南城的聲音淡淡的,語氣像是沒有絲毫的起伏一般:“這件事已經不是我能做什麽的了。”

宴海川氣極。

可宴南城臉上波瀾不驚的表情,像是絲毫都不在意他說的話一樣。

“二叔有這個時間,還不如去找裴易。”宴南城一點兒都沒有負罪感的直接將球踢到了裴易的身上,畢竟受害者可是裴易。

宴海川一頓,他和裴易的關係並不親近。

尤其是裴易現在還躺在病床上呢,他現在去說什麽,裴易隻怕也聽不進去。不得不說,宴海川雖然在外麵女人很多,但對宴歡歡這個女兒,還是真心疼愛的。

否則也不會找到宴南城這裏來了。

“南城啊……”宴海川躊躇著不知道要怎麽開口。

宴南城直接打斷他:“二叔,時間不早了。”他今天在公司裏忙了一天,回來之後還沒和蘇顏好好的說幾句話呢。

宴海川怎麽會不明白宴南城的意思?

他也是要麵子的。

頓時站了起來:“那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慢走。”宴南城也站起來,目送著宴海川出了門,這才轉身回了臥室。剛上樓梯,就見蘇顏坐在樓上的客廳裏,見著他上來急忙站了起來:“二叔來這裏什麽事呀?”

“怎麽出來了?”宴南城一把抱起她,蘇顏不矮,可在宴南城的身邊還是顯得嬌小。

這會兒宴南城一抱,蘇顏的臉正對著麵前的人,穿著拖鞋的小腳卻是懸在半空中:“一個人無聊嘛。”蘇顏的語氣帶著幾分撒嬌。

宴南城的心頓時就軟了:“是二叔,為了宴歡歡的事。”

“那你怎麽說的?”蘇顏眨眨眼,眸子裏帶著好奇。

宴南城看出她的擔心,無奈的笑了笑,伸出手颳了刮她的鼻子:“我的決定,你還不知道嗎?”他反問一句,從他把那些視訊拿給裴易和餘俏俏的時候,他的態度不就已經很明顯了嗎?

蘇顏很開心。

咧嘴一笑,在宴南城的唇角落下一吻。

如蜻蜓點水一般,下一秒就挪開了,輕笑著開口:“喏,你的獎勵!”

宴南城眉頭一挑,摟著她的腰肢不讓她離開,湊近她:“不夠……”手裏接過小家夥。巧了。小家夥剛到蘇顏的懷裏,頓時就不嚎了。隻是因為剛纔可能哭了好一會兒了,小臉蛋兒有些紅紅的,這會兒還沒反應過來,在蘇顏的懷裏抽抽噎噎的,看起來可憐又可愛。蘇顏的心都軟了。林姐慌忙解釋:“看來,安安小少爺是想太太了。”宴南城沒進屋,送了兩人回來就去公司了。否則聽到這話定要嗤之以鼻:果不其然,生兒子什麽的,就是給他生了一個情敵!還是短位超高的那種!真是氣死人。阮嫻愣在門邊,看著懷抱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