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我媳婦兒什麽都不缺!

聿瞪大眼睛看著宴南城,隨即忙不迭點點頭,轉身向外走去。走出宴南城的辦公室,時聿靠在牆上,深深地撥出一口氣。剛剛也算是逃過了一劫吧!辦公室裏。宴南城還在仔細地回味著時聿的那段話。自己是不是真的給蘇顏造成太大的壓力了。在他的眼裏,因為那段往事,已經惦念蘇顏十幾年了。這是他視若珍寶的女人,連帶著,他希望她完完全全、永遠永遠屬於自己。所以當她身邊出現任何異性的時候,宴南城都會覺得暴怒。可是冷靜下來想一想,...醫院。

餘俏俏這幾天還是很辛苦的,白天夜晚的都守在裴易的病床前。

但凡裴易哼唧一聲,她都能第一時間聽到。

連著熬了幾天,餘俏俏的臉上都有了黑眼圈了,裴易看著心疼的不行:“我說,你還是回去休息吧,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。”

他的語氣故作了幾分輕鬆。

餘俏俏看了他一眼,收回視線一言不發。

裴易有些擔心:“行了,你天天在這裏,我睡都睡不好!”他的語氣有些嫌棄,可眼神卻是關心的。

餘俏俏看了他一眼,“你確定?”

確定,真的要她走?

裴易似乎聽出其中的威脅,頓時有些慌了。這女人,不會走了就不回來了吧。想到這裏,他忙皺起眉頭:“唉喲,腰痛!”

餘俏俏翻了個白眼,這一招這幾天都已經用爛了。可就算如此,餘俏俏還是轉身走到了他的床邊:“說,哪裏不舒服?”

第二天。

餘俏俏剛醒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裴易早已經醒了。

這會兒正用一雙眸子看著她,臉上的笑容很真誠。餘俏俏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別過頭,翻身利落的站了起來:“看什麽看,想吃什麽!”

“……你。”

裴易輕聲開口,還對著餘俏俏俏皮的眨了眨眼睛。

“無聊!”餘俏俏罵了一句,轉身就進了衛生間。她雖然住在了醫院,但收拾自己什麽的還是要的。

能讓裴易看到她的素顏,已經很不錯了。

等她收拾完畢出來的時候,卻見病房裏多了一個人……

宴海川。

宴海川也沒想到餘俏俏還在這裏,一時有些愣住。看著餘俏俏,眼裏的意思很明顯,希望她能主動離開。

可偏偏,現在餘俏俏還真不想離開。

宴海川出現在這裏是因為什麽她一下子就能猜出來,無非就是因為宴歡歡的事。若是別的事,她自然會主動離開。

可宴歡歡這一次做的事……跟她也有關係。

宴海川見著她沒有離開的意思,皺了下眉頭。想了想,索性直接開口:“這位小姐,我和裴易有些話要說,不知道,方不方便。”

裴易皺了下眉。

“二叔,俏俏是我的未婚妻。”也是這一次,宴歡歡要針對的物件。

最後一句話他沒說出來,但宴海川也能猜測到一些。畢竟他一直都知道,宴歡歡喜歡裴易。

以前他對這個小子也還挺喜歡的,可經過這一次的事,他卻巴不得往後宴歡歡和裴易再沒有任何交集了纔好。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宴海川輕聲開口,隻是眼裏的冷色更重了幾分。

說著,這纔看向裴易:“你應該知道我來這裏是為了什麽。”

裴易笑了笑沒說話。

反而是餘俏俏開口了:“宴先生來,是為了宴歡歡小姐的事吧。”

宴海川對於被人打斷這件事很不開心,不過這個時候還是沒表現出來。反而還笑了笑:“是啊,為了我那不爭氣的女兒。”

“裴易啊,你從小和我們家歡歡也是一起長大的。”宴海川開口:“這一次的事,的確是歡歡不對。但她……畢竟年紀還小,叔叔懇請你,這一次就算了吧。”

他的眼神十分誠懇,能為了宴歡歡說出這樣的話,可見在他心裏宴歡歡有多重要了。

裴易的眸子眯了眯:“二叔,我記得歡歡也就比我小一歲吧。”

今年二十四了。

都已經成年六年了,卻還能做出這樣的事,甚至沒有一點是非觀……

宴海川的臉色黑了黑,餘俏俏也在一邊開口:“喲,跟我一年的呢……”這話說的……

宴海川心裏更生氣了一些。

“餘小姐是吧。”宴海川轉眸看向餘俏俏:“我也知道,餘小姐的父母……不過沒關係,隻要餘小姐願意收手,條件隨便餘小姐開。”

他和裴易說話有顧慮,可不代表和餘俏俏說話也會有顧慮。

他已經調查過了,餘俏俏不過是最普通的出身。父母從小就拋棄她了,這些年從沒有來往過。

餘俏俏的臉色鐵青。

這些年,她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說她的家裏人。

裴易也皺了眉,直接對著宴海川道:“二叔,俏俏是我的未婚妻,往後……整個裴家都是她的。”

就算是這樣的話,餘俏俏聽著心裏仍舊不開心。

什麽叫整個裴家都是她的?

好在,裴易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很厲害的。這會兒急忙補充:“而且,我的未婚妻自己能掙錢。”

餘俏俏,從來就不缺錢。

宴海川黑了黑臉,轉而開口道:“不是錢,也可以是其他的,任何你想要的東西。”

隻要能讓宴歡歡平安無恙。

一切都可以。

“不好意思,宴先生,我並不缺什麽。”餘俏俏直接拒絕。

看來,這就是談崩了。

宴海川的眼神從餘俏俏的臉上掃過,眼神有些陰鷙。這個女人,真是油鹽不進,可惡的很。

可他的眼神落在餘俏俏的身上,裴易的眼神也落在宴海川的身上。

看那意思,分明是要護著餘俏俏的。

宴海川隻得收回了視線:“那就,告辭!”

他是誰?

他是宴家二爺。

在整個濱海市那都是能呼風喚雨的存在,什麽時候在別人麵前低過這樣的頭?尤其這人還是一個他十分看不上的人。

餘俏俏。

平日裏他根本就不會放在眼裏的人。

宴海川很快就離開了這裏,餘俏俏這才鬆了一口氣,看向裴易:“怎麽樣?沒心軟吧。”

裴易一臉正經:“我心疼你都來不及,哪裏還有時間去心疼別人?”這一次,也是幸好餘俏俏沒出事。

否則……他絕對不會隻是提交了證據。

餘俏俏翻了個白眼,可眸子裏卻多了幾分溫柔和笑意。

宴南城離開病房,一拳打在牆上:“該死的!”

這件事,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。

時間一晃,已經是一個月後了。

產假有一個月,可蘇顏才休息了不到兩個月,就已經想去上班了。可宴南城卻還沒答應,隻讓她在家裏多休息一段時間。

蘇顏的身體恢複的很好,從如今的身材看來,已經完全看不出是生過一個孩子的人了。

這天。

蘇顏正在鍛煉身體呢,卻聽見電話響起。

徐宗梓打來的。

蘇顏接起電話:“顏顏,方便說話嗎?”徐宗梓輕聲開口,語氣裏全是詢問和滾心。

“方便啊。”蘇顏輕聲開口:“有什麽事嗎宗梓哥。”

“你……來醫院一趟吧。”

徐宗梓的話音落下,蘇顏頓時急切的開口:“怎麽了?是我媽媽出事了嗎?”要不是這樣的話……宗梓哥怎麽會忽然讓她去醫院?

以前她是經常去的,也就隻有最近這一個多月沒去。

可前兩天才剛去醫院的,宗梓哥都說狀態很好,沒什麽問題的!

“不是不是。”徐宗梓忙出聲解釋:“沒什麽問題,伯母……可能是要蘇醒了。”

“真的?!”

蘇顏不可置信的開口,當即站了起來急急忙的就朝著樓上走去:“好,我現在就過來。”

她約了車,換好衣服的時候車已經在小區外等著了。

直接上了車就朝著醫院去了,一路上蘇顏著急的不行,甚至都忘了給宴南城打電話。還是快到醫院的時候才接到了宴南城的電話。

她連忙接起電話,生怕宴南城會擔心。

“聽林姐說,你出門了?”宴南城直接詢問,他也是因為擔心蘇顏,所以才會她一出門就知道了。

“恩。”蘇顏點頭:“剛才宗梓哥給我打電話,說……媽媽可能要醒了。”就算已經知道這件事好一會兒了,可提起來蘇顏還是覺得很激動。

媽媽,終於要醒了嗎?

“我現在就來醫院。”宴南城直接開口。

蘇顏一怔:“不,不用了吧。”宗梓哥隻是說快蘇醒了,也沒說馬上蘇醒啊。況且,宴南城的公司那麽忙,哪裏有時間過來?

“沒事,你等我。”宴南城說完,就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。

看著電話,蘇顏還有些沒反應過來。宴南城的反應……也太大了吧。

不過心裏更多的還是歡喜,宴南城這樣的行為,無非是說明有多在意和看重她。

蘇顏到醫院的時候,宴南城還沒到。

病房的門緊閉著,徐宗梓站在門外等著。

蘇顏大步走過去,有些不好意思:“宗梓哥等很久了嗎?”

徐宗梓輕笑著:“沒有,我也是剛到。”雖然是算著時間的,但畢竟也等了一會兒了。

蘇顏也不說破,隻笑著開口:“辛苦宗梓哥了。”

“不辛苦。”徐宗梓說著,推開房門:“伯母的情況比之前已經好了很多,現在隨時都有蘇醒的可能。”

蘇顏急忙走了進去,在病床邊坐下。

看著躺在床上的阮嫻,她心裏就難受的緊。

在床上躺了一年多,阮嫻都瘦了。原本就纖細的手指比之前更細了一些,蘇顏握在手裏覺得很是心疼。

“媽。”她低聲開口,眸子裏噙著淚光:“您醒醒啊,您都睡了一年多了,能不能不要再睡了……”

這樣睡著,她擔心啊。

徐宗梓看著蘇顏的模樣,眼裏也多了幾分感慨。這一年多,他也算是看著蘇顏怎麽過來的,此時眼裏全是心疼。

他剛想說點什麽,就聽房門再一次被開啟。

傳來一道冷厲中帶著溫柔的聲音:“顏顏……”宴老爺子看的,是給……你們家宴先生看的。”後麵一句話她壓低了聲音,還對著蘇顏眨了眨眼。蘇顏的臉頰哄了哄,嗔了她一眼。但卻是沒再說別的話了,顯然是預設了餘俏俏的意思。宴南城的車很快就來接蘇顏了,不得不說,看著蘇顏的模樣他還真的有點詫異。蘇顏換了一套衣裳,甚至連發型都重新弄了一下。上了車。蘇顏還真有些緊張,心裏不知怎的就想到了一句話:女為悅己者容。大概,就是現在這樣吧。宴南城像是知道她心裏的想法似的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