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能不能重新開始

個混蛋!”“你今天要是敢脫我衣服,明天咱們就去離婚。”“你從我家滾出去,我再也不要看到你。”莫名的,她覺得心裏委屈的厲害,“我剛才已經說了,沒有懷疑你。”“我要是真懷疑你,怎麽可能還讓你順利收購雲升,又怎麽可能到現在才檢視這些所謂的證據!啊?”末了,她還不解氣,狠狠罵了句:“宴南城,你是個傻子嗎?能不能用你那個豬腦子好好想一想?”宴南城身子陡然僵住。半晌,他低頭看向蘇顏,唇角突然勾起一絲笑弧來。緩...許釗陽的眼裏閃過一抹黯然和失落:“我來,是想求你幫忙的。”

蘇顏大約猜到了。

她沒說話。

許釗陽看著蘇顏,眼裏全是悔恨:“我知道,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錯。”他低聲道:“但是顏顏,我也沒辦法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不該在最困難的時候,和你說分手。可是……”許釗陽低聲開口,那語氣,似乎還很為難:“但是當初,我真的是有苦衷……”

“那個時候,宏達才剛剛做起來。”許釗陽輕聲道:“我也沒有別的辦法,顏顏,你可以理解我的,對不對。”

說著,許釗陽想要去抓蘇顏擱在桌子上的手。

可蘇顏的速度更快,直接避開。

“是啊,我可以理解。”蘇顏開口,看那語氣,似乎真的一點兒都不放在心上。許釗陽眼裏閃過一抹喜色:“那顏顏,你能不能……幫我跟宴南城說一聲。”

別再打壓宏達了。

宏達本身就隻是一個小公司,能在宴氏的高壓下撐這麽久,還全靠了許釗陽和許佳佳的關係,甚至還有宴海川。

要不是依靠這些關係,隻怕宏達早就倒了。

“說?”蘇顏挑眉:“說什麽?”

還有什麽好說的嗎?

“讓宴南城……別再打壓宏達了。”許釗陽這話說的有些艱難,這輩子他從想過會用這樣的語氣和蘇顏說話。

兩人這麽幾年,一向都是蘇顏用小心翼翼的語氣和他說話。

現在……他還這跟有點不適應。

可……也沒別的辦法了。

許釗陽現在隻能寄希望於蘇顏身上。

整個濱海市都在傳,宴南城對蘇顏十分寵溺。他作為一個局內人,自然看的更清楚,畢竟,為了蘇顏,宴南城連宴歡歡都能送進去!

可見蘇顏的重要性。

他甚至懷疑,即便是他這麽久的支撐也抵不過蘇顏隨隨便便的一句話……

想到這裏,他看著蘇顏的眼神愈發的真誠了些。

“顏顏,你知道宏達對我有多重要……其實這一年來,我一直都在後悔。當初為什麽要那麽做……你可以,再給我一次機會嗎?”

他用誠懇的眼神看著蘇顏。

那眼神真誠的很,可蘇顏看著隻覺得心裏好笑的很,眼裏閃過一抹諷刺:“許釗陽,你真的,後悔了嗎?”

她怎麽一丁點兒都看不出來呢?

許釗陽來之前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,這會兒沒有露出絲毫破綻:“顏顏,你還不瞭解我嗎?”

瞭解他?

蘇顏忍不住笑了起來,笑容裏的諷刺清晰可見:“我怎會不瞭解許先生?”就是因太瞭解了,所以才知道,眼前這人說的話就沒一句可信。

許釗陽心裏鬆了一口氣:“顏顏……”他故作誠懇的看著蘇顏:“隻要你幫我這一次,以後不管你有什麽要求,我都會盡全力!”

嗬嗬……

蘇顏不急不忙,就那樣看著麵前的男人。

被這樣看著,許釗陽頭皮有些發麻,可還是強撐著開口:“顏顏……”

“說完了嗎?”蘇顏到底還是忍不住打斷了他,怎麽聽宴南城叫他‘顏顏’就覺得溫情脈脈,而聽許釗陽叫她‘顏顏’就覺得那麽惡心呢。

“我……”許釗陽不知道蘇顏怎麽會做出這樣的表情,一時間不知該怎麽回答。

蘇顏從包裏取出一份檔案,往許釗陽的麵前推了推:“許先生,看看吧。”

許釗陽的心裏生出不好的預感,那檔案分明隻是薄薄的兩頁紙。可他一時卻不敢伸出手去看……

蘇顏的唇角勾著,將檔案再一次推了推:“許先生不敢看?”

許釗陽嚥了咽口水。

後背有些發涼,但還是伸出手:“這些檔案……是什麽啊?”許釗陽低聲詢問,故作天真的模樣。

“許先生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蘇顏一直盯著許釗陽,那眼神使得許釗陽如芒刺在背。

許釗陽這纔拿起了紙。

可剛看了一眼,他的臉色就沉了下來。

倒不是生氣,更多的……是恐慌。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抬眸看著蘇顏,這些東西……她怎麽會有?

而且,還這麽齊全,所有的細枝末節,全都清清楚楚,點滴都沒錯過。

許釗陽隻是看了一眼就放下了手裏的紙,渾身都有些顫抖的看著蘇顏:“顏顏,我……”

“你還有什麽要說的嗎?”蘇顏看著眼前的人,眸子裏寫滿厭惡。

許釗陽被這樣的眼神刺痛,忽然就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。心裏陡然生出幾分後悔……或許當初,他真的不該在那個時候拋棄蘇顏。

他當然知道,如今的蘇顏在宴氏,也已經是一名悍將!

“我……”許釗陽張了張嘴,可最後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蘇顏這才幹脆利落的站了起來:“既然已經無話可說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說完,她轉身就要走。

許釗陽伸了伸手,可一個字都不能說,隻能看著那抹嬌俏的身影大步的離開了餐廳。

真的……完了。

蘇顏走出時光,在等車的空隙回頭看了看。

‘時光’兩個字設計的很有感覺,在陽光下似乎閃爍著耀眼的光芒。蘇顏隻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,往後……她可能再也不會來這裏了。

時光……

過去的那段時光,於現在的她而言,已經是一段過去的時光了。

她,要往前看。

一輛車在她麵前停下。

蘇顏上了車:“師傅,去宴氏大樓。”

正值下班時間。

宴氏全是下班的人,蘇顏朝著裏麵走去,倒是有些顯眼了。

宴氏不少人都認識這位老闆娘,所以蘇顏一路都是打著招呼進來的。剛上樓,就見莊若藍正娉娉婷婷的走進總裁辦公室。

蘇顏挑了挑眉。

叮——

身後的電梯門被開啟。

“蘇助理?”

是時聿。

“怎麽站在這裏?”

要是宴總知道蘇顏來這裏,隻怕不知道多開心呢。

“恩,我也是剛到。”蘇顏笑了笑。

時聿點頭:“走吧,宴總知道你來,不知道要多開心呢。”

蘇顏想了想,沒說什麽,隻點了點頭:“好。”

兩人剛走到門口,就見門是虛掩著的。時聿剛準備推門,卻聽門內傳來莊若藍的聲音:“南城哥哥,下班了,一起吃飯吧。”

莊若藍來之前還刻意補了妝,顯得一張精緻的小臉愈發的立體,或許是因為化了淡妝的原因,所以看著也有精神了很多。

這會兒說話也是輕聲細語的,穿著一條吊帶的小裙子,露出纖細的胳膊和白皙精緻的鎖骨。這會兒和宴南城的距離很近,宴南城甚至還能聞到她身上傳來的若有似無的香味兒。

宴南城皺了下眉,往後退了些。

他聞不得這些味道。

相比起來,還是蘇顏身上自帶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清新味道更好聞。

“沒時間。”

宴南城直接拒絕,一天上班已經那麽忙了,下班的時候哪有時間去和莊若藍吃飯?

有這個時間,還不如回家陪蘇顏呢。

就算是看那個小情敵……那也比陪莊若藍去吃飯要來的好。

莊若藍眼裏閃過一抹失落,可還是不死心的開口:“南城哥哥,你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了嗎?”

什麽日子?

宴南城眼裏閃過一抹疑惑。

莊若藍抿著唇:“今天是我二十四歲的生日。”她對著宴南城笑了笑,隻是那笑容怎麽看怎麽有幾分涼意。

宴南城一怔,他是真的忘了這件事了。

頓了片刻,輕聲開口:“生日快樂。”

不等莊若藍開口,他又道:“喜歡什麽?回頭我叫時聿買給你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莊若藍搖頭,一雙眸子盯著宴南城:“如果可以的話,南城哥哥能陪我吃晚飯嗎?”

甚至,隻要吃晚飯。

時聿完全沒想到,會看到這麽一出。頓時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蘇顏,卻見蘇顏臉上的表情十分淡定。

時聿隻能在心裏默默的為宴南城祈禱,宴總啊宴總,您可千萬要慎重啊!

卻聽此時裏麵傳來宴南城的聲音:“我給你嫂子打個電話。”

蘇顏的唇角勾起,拉了拉時聿的衣袖,走到電梯旁邊。

沒一會兒,蘇顏的電話就響起了。

果然是宴南城的。

蘇顏沒接,反而是大步朝著辦公室走去。就像是什麽都不知道似的,推開辦公室的門:“南城……”

宴南城和莊若藍完全愣住,兩人都沒想到蘇顏這會兒會出現在這裏。

不過,一個是驚,一個是喜。

宴南城放下電話,三兩步走到蘇顏的身邊:“怎麽來了?”

蘇顏抬眸對著宴南城笑了笑:“剛好有事出門,所以就順路過來看看你嘛。”

宴南城揉了揉她的頭:“怎麽不跟我說一聲?我讓時聿去接你。”一個人出門多危險。

蘇顏沒說話,看向了莊若藍:“莊小姐也在這裏啊。”

時聿在門邊看著,不由的佩服蘇顏。

女人這種生物……真是厲害!

莊若藍勉強的笑了笑:“蘇顏你別誤會,我隻是……有點事來找南城哥哥。”她這樣說著,臉上還閃過一抹羞澀的笑容。

蘇顏一頓……

若不是剛才她都看的清清楚楚,隻怕也會被莊若藍這樣的表現所誤導。

她一直都不太喜歡莊若藍,現在看來……這也是很有道理的。

在莊若藍和宴南城的注視下,蘇顏輕聲笑了笑:“沒事,我相信南城。”對坐在屋內的人,還是勉強勾起笑容:“俏俏,你還沒睡呀。”現在都一點多了吧。“來陪陪你啊。”餘俏俏對著她勾了勾手指:“別多想,剛剛是宴家老爺子打電話過來把宴南城叫回去了。”“啊?”蘇顏詫異,和心裏卻多了些許釋然:“哦。”“而且啊,你們家宴南城臨走之前還叮囑了我來陪陪你,跟你說一聲。”餘俏俏笑著開口:“哎,這樣貼心的男人,可是不好找。”這話倒也正常。蘇顏心裏嬌羞也帶著幾分歡喜。卻聽餘俏俏接著開口:“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