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討人厭的小東西

宴南城不放心她一個人。“不......”蘇顏正想拒絕,看到宴南城冷厲的麵龐,突然下意識嚥了回去這句話。這個男人冷漠臉的時候讓人不由有些畏懼。“早點回來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充滿磁性的男聲在耳邊響起,蘇顏心底有些暖。“嗯。”淡淡的應了一聲,蘇顏轉身向外走去。.......到達機場。蘇顏正要往不遠處的星巴克走去,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,轉身對著跟在自己身後的時聿說道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時聿一驚,清雋的麵容上閃過...如果不是因為心疼蘇顏,宴南城怎麽可能會做這樣的事?

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是宴南城,安安竟然咧著嘴‘咯咯’的笑了起來,看那樣子,倒是歡喜的不行。蘇顏在一邊看著,眸子裏閃過一抹淺淺的笑意,這兩人……還真是親生的。

就在蘇顏笑的時候,宴南城的臉色已經徹底黑了。

宴安安,簡直就是誠心要和他作對!

三天。

法院的判決就已經下來了……

蘇顏也跟著去了宏達。

許釗陽就坐在辦公室裏,像是早已經料到了會有今天。所以見著蘇顏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都還十分淡定,甚至還將頭發一絲不苟的梳好,身上的西裝沒有絲毫皺褶。

見著蘇顏,甚至還能淡定的勾起一抹笑:“你來了。”

語氣熟稔,如同多年的老友。

蘇顏看著他的眼神有些複雜,但更多是解恨與快意。

一年多了。

總算是還了爸爸的清白。

爸爸為人,一聲坦蕩,卻偏偏被許釗陽這個白眼狼潑了一身的髒水,甚至還因為含恨而終。許釗陽,說是她的殺父仇人都不為過!

蘇顏麵無表情的看著眼前人,聲音冷淡:“是啊,來送你一程。”

許釗陽頓時無話可說,他看了看蘇顏:“我其實,是輸給了宴南城。”如果不是宴南城的話,現在的他應該是春風得意的。

現在的宏達……也該是蒸蒸日上。

可偏偏,宴南城非要插手這件事!

真是該死。

可偏偏對此他沒有任何辦法,甚至到了現在,隻能乖乖的跟著門外的那些人走。

宴南城,還真是好手段。

“那又怎樣?”蘇顏直接反問,就算是輸給了宴南城,那是她的宴南城。

許釗陽,全是活該!

許釗陽笑了笑:“蘇顏,你可要小心……”說不定,宴南城隻是利用她呢……想到這裏,許釗陽就覺得好笑。

蘇顏麵色不變。

小心?

小心什麽?

許釗陽永遠都是這樣,用他那陰暗的內心也揣測別人,可當初的她,怎麽就沒發現這一點呢?不過好在,那些都過去了……

“慢走,不送。”

蘇顏冷聲開口,看著許釗陽的眼神更是涼薄的很。

許釗陽苦澀一笑沒說話,轉身就朝著外麵走去。外麵有人在等他……

看著他的背影,蘇顏沒有絲毫的不忍,當初許釗陽做那些事情的時候就該知道會有今天。

天理迴圈,報應不爽。

該來的遲早會來。

現在,隻是晚了一些,但絕不會遲到。

蘇顏走出宏達,陽光燦爛奪目,她心裏鬆了一口氣,隻見不遠處停著的車莫名有些眼熟……

她側眸看去,卻見車門適時開啟,一個人影走了下來。

宴南城……

蘇顏勾起一抹笑,款款的走過去:“南城……”

風吹起她的紅色裙擺,搖曳的如同一朵風中綻放的花兒。

一下子落入宴南城的懷裏:“都處理好了?”

“嗯。”蘇顏輕聲點頭,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:“是啊。”這一次的事,就像是許釗陽說的,多虧了宴南城。可她甚至還有點慶幸,如果不是揮別了許釗陽那個錯誤的,又怎麽能遇見宴南城?

“走吧。”宴南城為蘇顏開啟車門,示意她坐上去。

蘇顏上了車,車子朝著宴氏疾馳而去。

時聿看著兩人進了辦公室,這才也進了來:“宴總,人事來報,莊小姐遞交了辭職信。”

莊若藍的職位無關緊要,本來這樣的事是不用告訴宴南城的。可畢竟當初莊若藍進公司是宴南城點頭的,所以人事的纔想著跟時聿打個招呼。

時聿自然要和宴南城說一下。

宴南城聽到這訊息倒是很淡定,點了點頭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那淡定的模樣,就是時聿都快看不下去了。莊若藍對宴南城的心思……可謂是人盡皆知了。尤其是宴南城身邊這幾個人,更是沒有不知道的,可現在人家都要辭職了,宴南城竟然就這樣的表情……

未免讓人覺得有些無奈。

“那……”留,還是不留?

宴南城看了他一眼:“要走就走。”

時聿頓時就明白了,轉身出了門。

蘇顏已經在沙發上坐下:“你這個做老闆的……就不留一下?”

“最近有點忙,不知道我的助理,什麽時候上班?”宴南城看著蘇顏,眸子裏帶著淺淺的笑意。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,他同意蘇顏來上班了。

這話說的,蘇顏頓時就激動了。

忙站了起來:“真的?”

“不想來也可以不來。”宴南城答非所問,蘇顏卻連忙打斷了他:“來來來,怎麽會不來!”

下午。

蘇顏和宴南城打了個招呼說要去公墓。

宴南城想了下,讓時聿送她去。

蘇顏想了想,最後還是沒拒絕,反正拒絕也不一定有用。

車在路上疾馳,蘇顏坐在後排。

時聿往後看了看,低聲道:“夫人,是去看蘇先生嗎?”

蘇先生……

蘇顏勉強揚起一抹笑:“是啊,很久沒去看爸爸了。”前段時間,她一直都在坐月子,也沒空去看看爸爸,爸爸應該會很孤單吧。

時聿沒說話了。

蘇顏的爸爸他當然知道,在業內的口碑一向都很好。

為人正直,甚至正直的有些固執。

就連宴總……也曾讚過蘇總。可偏偏,遇上了許釗陽那樣的白眼狼。不過好在如今,也算是還了蘇先生的清白,相信蘇先生的在天之靈,也可以瞑目了。

蘇顏帶了爸爸最喜歡的花。

時聿沒跟上去,就在外麵等著。

蘇顏把花放下,這才蹲在墓前:“爸爸,我來看你了。”

“這一次,終於還了你的清白。”蘇顏輕聲開口,語氣裏有抑製不住的激動:“而且……媽媽也醒了。”不需要其他的,這一點就足夠讓她很開心了。

爸爸不在了。

除了宴南城和安安,媽媽就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。

“爸爸,你放心,我一定會照顧好媽媽的。”蘇顏扯開一抹笑,有些倔強,讓人看著覺得有些難受。好在此時也沒別的人可以看到。

等蘇顏回到家已經是晚飯時間了。

林姐正在做晚飯,阮嫻正在抱著小安安,蘇顏進門就看到這一幕,唇角不自覺的勾起。連心情都愉悅了很多:“媽媽,安安。”

阮嫻轉過頭:“哎喲,我們小家夥看看,是誰回來啦?”

說著,還真抱著小家夥看了過來。

安安咧開嘴‘咯咯’的笑著,蘇顏看的心都軟了,放下包走到兩人身邊:“我來抱會兒吧。”真沒想到,這會兒小家夥是醒著的。

小家夥的眼睛睜著,黝黑而明亮,又大又圓。

臉上一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,肉嘟嘟的,可愛極了。

蘇顏忍不住低下頭在安安的臉上親了親:“媽,咱們家誰也沒有酒窩,怎麽安安偏生就有了了呢?”不過,這兩個酒窩還真可愛。

阮嫻不知想到了什麽,眼裏閃過一抹慌亂。

不過轉瞬即逝:“這種事,怎麽說的清楚呢?”她還笑了笑,“我去看看飯做的怎麽樣了。”

說完,轉身就走。

蘇顏沒放在心上,依舊耐心哄著懷裏的小家夥。

沒一會兒,就傳來林姐的聲音:“太太,吃飯了。”

“好,你們先吃吧。”蘇顏答應一聲,她覺得還不太餓,可以等等宴南城。但她總不能讓媽媽也跟著等,所以就準備讓阮嫻先吃。

阮嫻笑了笑:“這不南城還沒回來嘛。”

蘇顏無奈:“媽媽,你不用等南城的,先吃吧。”話音剛落,家裏的大門就被開啟了,宴南城修長的身影出現在門邊。

看著蘇顏懷裏抱著小家夥,宴南城的眸子閃了閃,很迅速的走到蘇顏的身邊接過小家夥:“我來。”

雖然說,這個家夥小,但也是個男的,怎麽能一直呆在他老婆的懷裏!

蘇顏倒沒想那麽多,反而對著宴南城道:“好啦,吃飯了。”

“你先吃。”宴南城抿唇,抱著小家夥朝著兒童房走去。

蘇顏看著他的背影,剛要說話。

宴南城懷裏的小家夥已經哭了起來……

宴南城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,而蘇顏和林姐已經急忙跑了過來:“怎麽了?怎麽哭了?”

說著,蘇顏已經從宴南城的懷裏接過了小家夥。

就像是有什麽魔咒似的,小家夥頓時就安靜了下來……

宴南城看著小家夥的眼神更危險了一些,渾身更釋放者冷氣,給人一種不敢靠近的感覺。蘇顏看了他一眼:“你別嚇到安安!”

就這麽一句話……

宴南城心裏頓時就委屈的不行,自從有了宴安安,他似乎……就失寵了。

尤其是,現在蘇顏還用這樣的態度和他說話!

宴南城不說話了,轉身就朝著餐桌走去。

討人厭的小東西。

蘇顏哄好了安安,示意林姐先去吃飯:“我還不餓呢,林姐先去吧。”

好在沒一會兒小家夥就睡著了。

蘇顏這纔到了餐桌,宴南城已經順手拉出了椅子,示意蘇顏坐下。

阮嫻在一邊看著,臉上忍不住浮現出笑意。

沒一會兒就站了起來:“哎呀,那我就出去散步了。”她呀,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在家裏打擾他們咯!衣服就不認人了吧!”那模樣,活脫脫像是被拋棄的小可憐。餘俏俏的臉色更黑。蘇顏和宴南城還在這裏呢。而此時宴南城也很利落的拉起蘇顏:“胎教不能聽這些。”餘俏俏剛要用這個懟裴易,卻聽宴南城接著開口:“我們去裏麵。”說完,還真拉著蘇顏朝著臥室去了。頓時,客廳裏就隻剩下餘俏俏和裴易了。要說沒什麽算計,餘俏俏都不信。她的臉色更黑了幾分:“裴易,你……”可她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裴易堵住了嘴。隻能睜大眼睛看著麵前的...